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泰夜宴高位套现抛弃引路人-【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4 19:34:45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但无论是对合作伙伴的过河拆桥,还是对元老功臣的无情“斩杀”,“银泰系”一心逐利的夜宴战术,都显得过于血腥。

高位套现抛弃“引路人”

自从2005年收购百大集团和鄂武商A股权以来,银泰百货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二股东,屡屡向武汉国资和西子联合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子联合”)发起控制权争夺战。争夺战的“衍生”效应下, “银泰系”在百货业的版图迅速扩张,而这,才是其资本运作的核心意图所在。

银泰百货的百货店在湖北省从无到有迅速达到6家,在浙江省也迅速地开出了16家。而其在国内其他地区先后开设的数家百货店,除陕西一家外目前都已折戟沉沙。但是,上述两家公司的“引路人”价值失去之后,便面临着被抛弃的危险。

自从2005年7月投资鄂武商A以来,“银泰系”跟武汉国资就第一大股东地位的历次争斗结果,几乎都是“银泰系”获得实利,直到在2010年底前向鄂武商A陆续派驻了5名董事(鄂武商A董事会由11名董事组成)和2名副总经理。有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银泰系”非常清楚,获得第一大股东地位的可能性近乎为零,历次争斗不过是为了增加谈判的筹码罢了。

2011年3月29日, “银泰系”对鄂武商A的持股比例由22.62%增加到了22.71%,超过武汉国资的22.69%而成为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此举立即引发武汉国资的强烈反弹。除了通过外引内联数次增加一致行动人提高持股比例外,武汉国资还在21.16元涨停板上大量承接投资者抛售的股份,以及以21.21元/股要约收购5%的股份。部分要约收购完成后,武汉国资的持股比例将从29.99%飙至34.99%,远高于“银泰系”4月13日再次增持0.65%之后的24.48%。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次对鄂武商A的微量增持,并非真的要上位第一大股东,相反却是“银泰系”将抛弃之的标志。

就在武汉国资要约收购5%鄂武商A股份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之际,因届时较最后一次增持已满6个月,“银泰系”所持鄂武商A股份可在10月13日解禁转让,武汉国资高价承接的概率很高。

武汉国资在要约收购报告书中,为“银泰系”向其高价转让剩余股份埋下了伏笔。报告书称,除通过要约收购5%的股份外,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而这与西子联合2008年让“银泰系”放弃百大集团的说法如出一辙。

当时,西子联合宣布计划斥资5000万元增持百大集团,但实际以13377.27万元斥资增持了1880.09万股。其间,“银泰系”通过二级市场减持1224.21万股。经过这么一减一增,“银泰系”和西子联合各自持有的百大集团股权比例差距迅速拉开了十多个百分点。

从那以后,“银泰系”每年都在持续不断地抛售百大集团,直至计划2011年全部抛空。西子联合的“痛点”在于百大集团的股改问题必须解决,而“银泰系”握有一票否决股改方案的绝对话语权。

异曲同工的是,武汉国资的“痛点”在于,解决鄂武商A、中百集团(000759)、武汉中商(000785)3家商业上市公司同业竞争问题已经没有退路,而“银泰系”拥有让鄂武商A能否参与整合的绝对话语权。

粗略计算发现,“银泰系”从百大集团那里获得的投资收益近5亿元,而按20元/股转让鄂武商A则可以获得19亿元以上的投资收益。

百货功臣接连下野

“银泰系”在百大集团、鄂武商A身上获利颇丰,时任银泰百货总裁的周明海功不可没。让人意外的是,2009年1月,周突然被宣布免职。

2005年,在鄂武商A、中百集团、武汉中商三选一的情况下,周选中鄂武商A,可谓独具慧眼。由于大量计提坏账导致巨额亏损,鄂武商A的股价在同年4月22日创出了2.02元历史最低价。但在同年底,鄂武商A就开始恢复盈利,2006年上半年的盈利超过了2005年全年。而最初看上去业绩不错的中百集团、武汉中商,至今都还没有出现质的跨越。

复旦大学管理学博士出身的周明海最为擅长的能力是资本运作。他将“围点打援”战略巧妙地嫁接到百大集团、鄂武商A的股权收购上,从而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2009年1月,周明海被宣布离职时因事前毫无征兆而让银泰百货总部的高管们倍感惊讶。

银泰百货第二任总裁厉玲秉持的用竞走方式抢占杭甬高速公路沿线主要城市后再向浙江省内发展,已经初步具备周明海“围点打援”战略的雏形。厉玲认为,商业企业轻易到外地扩张很容易水土不服,此前已有上海第一百货、河南仟村百货铩羽而归的先例,两家折戟的根源都是无法融入当地文化。扩张的企业只有在本土化方面产生巨大优势时,才能跟当地竞争对手进行正面交锋。

银泰百货如今的成就离不开厉玲当初的开拓。

中国银泰1998年创立银泰百货,后举步维艰,一度准备租赁给太平洋(601099)百货。厉玲力挽狂澜地让武林店在2005年11月16日创下至今无人能破的单店日入8210万元的行业最高销售纪录,银泰百货由此在杭州脱颖而出。

第三任总裁邱中伟抛出的发展战略是迅速将银泰百货网点铺向全国,这吻合了当时国内商业百货行业流行的“跨越式”和“跑步式”发展思潮。由于重蹈了上海第一百货、河南仟村百货的覆辙,邱中伟很快也从银泰百货消失。

夜宴战术频频出击

回过头去看,“银泰系”的夜宴战术,有着完整的体系化运作模式,其间还有不少群众演员。

在为中小股东创造价值旗号的掩映下, 2006年9月21日,“银泰系”借助3名小股东发起要求鄂武商A股东大会重新审议《1995年1月14日武汉武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武汉广场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的议案》。它要求鄂武商A将武汉广场租金由2.42元/天提高到8元/天,且每年再上浮5%。

“银泰系”前后两次投票态度的变化,就是充分拿捏中小股东心理的一个体现。由于提高租金理论上能够增加业绩,从而有利于股价上涨,议案最终在中小股东的广泛支持下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尽管提租议案要求无法实施则解除租赁合同收回武汉广场自主经营,但“银泰系”2008年10月却对不足8元/天标准约30%的修正议案投了赞成票。“银泰系”前后两次投票态度变化的背景,是它在第二次投票之前获得武汉国资首肯,已向鄂武商A派驻了两名董事。

胡萝卜加大棒,“银泰系”的夜宴战术运用得相当娴熟。获得托管百货资产20年权利后就马上赞同股权分置改革方案,“银泰系”在百大集团上的澶渊结盟已令中小股东领略。更为重要的是,百大集团的苦日子从澶渊结盟时刚刚开始。将百货资产托管给银泰百货后,“空心化”的百大集团在西子联合主导下,于2009年和绿城集团以26.5亿元联合竞拍了庆春广场商业地产项目的土地使用权。按所占70%股权的比例计算,百大集团单单支付土地出让金就需要18.55亿元。以前一直有数亿资金存放在银行的百大集团随后债台高筑,2010年年报公布的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分别达到9.6亿元和13.2亿元,相较2009年增长了12倍和3.4倍。由于项目开工之后还有一个漫长的建设周期,百大集团为此承担的债务规模估计将超30亿元,约达净资产的3倍。即使所有贷款利率都按照正常的利率计算,百大集团一年的利息支出就达上亿元,远远多于托管掉的百货资产能够带来的经营利润。

由于“银泰系”在赞同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后不久就开始了持续的减持,乃至计划2011年全部抛售完毕,百大集团的苦日子显然与其完全无关。

对于“银泰系”的夜宴战术,也并非没有将其看穿的火眼金睛。2004年,杭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杭投控股”)以招标方式出让百大集团29.93%的股份,同时递交意向书的“银泰系”和西子联合本来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但2006年年初在杭投控股出让百大集团股份进入冲刺阶段之际,已经通过受让社会法人股和购买流通股持有百大集团19.62%股份的“银泰系”,非但未积极参与商谈如何承让这29.93%的股权,反而提出让百大集团以4.7元/股回购注销杭投控股的持股,从而让自己上位第一大股东。

尽管杭投控股最终以4.4593元/股转让给西子联合的价格低于“银泰系”建议的回购价,表面上看吃了一些亏,但如果杭投控股以回购方式注销自己的持股,百大集团流通股股东股权分置改革的对价将无从着落。这一点用意,从杭投控股先行向西子联合转让26.11%后,在西子联合全面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后即行转让剩余的3.82%股权上,看得相当清楚。

回收二手化工设备

煤矿井下提升绞车

瓜子金

UN383认证报告

白山泔水收集运输车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