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人才缺口短期难解决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2:35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金融人才缺口短期难解决

日前,本报记者针对上海金融人才的现状,未来发展趋势及金融中心人才建设等热点话题采访了全球领先的人力资源服务解决方案供应商任仕达集团中国区市场总监孙海宁  中高端人才需求最大《上海金融报》:从任仕达的猎头业务情况看,何种金融人才的需求最大,任仕达怎样帮助客户找寻合适的人才?  孙海宁:如果从最广泛的金融行业来看,银行、基金、保险、证券,信托等全部算进去,中高级人才都是比较缺乏的,比如风控经理、信贷经理、精算师,懂国际国外规则的ACCA、CPA和有上市经验的IPO、基金经理以及团险业务的骨干等,都是各金融类机构招聘的重点。  猎头在猎取相关人才时,通常会听取客户提出的相关要求。比如一个信贷经理的职位,首先是能否直接从竞争对手中挖人,如果不可以,那么相关的顺序是外资银行、港资银行、国有商业银行或者股份制商业银行等这样层层剥笋来找寻。从地域上来说,比如上海地区则首先在上海寻找这样的人才,如果上海没有,再到外地去寻找。如果在杭州,寻找人才就比较麻烦,因为杭州的人才本来就少,如果杭州没有,就到外地去找,这理论上来讲范围很大,但一般来说,银行对这样的高端人才要求十分严格,条件包括有多少年的经验,有什么样的客户关系,希望此人在何地区有更多的经验(如像上海的经验,海外的经验,海外上市的经验)等等。如果是信贷经理,则需要在某一些项目上具有经验,如船舶项目,机电项目等等。所以,找这样的人才很难、如果从金融业的本行业看,一个高端的职位找几十个人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基本上就不再有方向了。  《上海金融报》:从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和资产管理等金融业态来看,您觉得哪个行业的人才竞争最为激烈?机构和机构之间挖角的情况最为严重,您对此怎么看?您觉得怎样才能保证人才的良性发展?  孙海宁:目前,金融业在招聘上有三个发展趋势。首先,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在内地的扩张非常地快,不仅是省会城市,二三线城市的扩张也非常快,他们对人才的需求量也特别大。其次,这些外资金融机构在内地的扩张主要分为两个方面:第一是在二三线城市开分行,因此需要更多的分行行长,如山东青岛、烟台、济南等地,河北石家庄、邯郸等地近期有很多需求;第二是对一些中低端的人才需求也特别大,很多原来没有的项目,现在都在加紧布局。而最后一个趋势是,不仅仅是欧美银行,很多亚洲的银行,包括日本银行、韩国银行、香港银行、东南亚的银行以及一些阿拉伯国家的银行等在中国四大城市京沪穗深的扩张也非常快。所以,首先金融行业中基金经理非常热门,其次是证券分析人员和金融相关的信息技术的人才也很吃香。  要保证人才的良性发展还是要从培养和提高现有人才的劳动效率入手,这其实是一个HR研究的公司治理结构的问题。比如,银行业很少有单打独斗的,基本都是由一个团队来完成,那么,在团队中工作分配是否合理,研发周期能不能缩短,团队效率能不能做到最高是关键。  本土人才最具优势《上海金融报》:外资金融机构也很偏重于招聘本土人才吗?  孙海宁:这取决于什么样的职位,金融行业基本上还是本土人才较多。比如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租赁等这类公司,老外做高管的并不多,因为做这些业务毕竟要和中国政府打交道,要和中国的企业打交道,光坐在办公室里管理风控恐怕是不行的。所以,这个行业看起来很国际化,但是从业人员都是必须要有本土经验的,这和制造、快速消费品、化工等行业有很大的不同,本土人才的优势非常明显。但相对来讲,银行业的外国高管还是有一些。  《上海金融报》:在猎取人才的过程当中,您觉得最困难的是哪一方面?  孙海宁:有两个方面比较难,薪酬是其一。金融业的人跳槽很快,换工作的频率可以达到58%甚至60%,而且圈子很小,甚至有很多人才并不是从猎头这样的渠道走,所以他们的薪水的可比性非常强,这是一个障碍。  另外,中国对金融业的管控很强,一个国有商业银行或者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客服经理到了外资银行很难做到保持原有的客服关系,所以,从内资跳到外资有一定的限制。  人才短缺短期内仍是瓶颈《上海金融报》:《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中提到,到2015年,上海市金融人才总量将达到32万人左右。如果想要达到这样的目标,您认为应该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孙海宁:不仅是金融业,中国的人才结构和薪酬结构、社会结构都是一样的,是正三角形的结构。上面小,下面最大,也就是说,高端人才最少,低端人才最多。而国外发达国家的人才结构则是纺锤形的,两头小,中间大,也就是说,中端人才最多。所以,金融人才在高端人才方面要立足于引进,中端人才要立足于培养。但就上海来说,除了软环境要进一步提高外,从教育和引进的机制上来讲,部分管制和调控要进一步放松,比如在中国很多业务做不了,人才就不来。另外,总的来讲,中国金融业的收入与美国相比还是差得很远。虽然美国也在提倡限薪,但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国的税收制度是阶梯税,而中国则是累进税,此外,美国还有各种抵税政策。所以,很多人才甚至更愿意呆在香港或者新加坡。  《上海金融报》:国家发改委日前印发的《“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提出,力争到2015年,基本确立上海的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地位。这一规划,意味着上海需要更多的专业化的创新类人才,但是目前,很多在海外已经较为成熟的业务,在国内却没有市场,您认为应该先吸引国际人才回国创新,还是应该先建立健全市场再引进人才和培养人才?  孙海宁:我认为肯定是后者,因为没有一个健全的制度和体系,人才回来也是做不成的。比如,金融中心一定是一个全球性的市场,几乎是24小时不间断的交易。中国开市的时间,欧美是黑天,到了中午,欧洲开市了,到了晚上,美国又开市了,而当美国市场关了,日本和悉尼又准备开了。所以中国在目前还不能马上做到全球贸易、全球外汇的统一买卖以及货币的自由交易,金融中心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金融人才的短缺也是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